天使卵子库

027-87571918

“借卵生子”等上四五年仍借不到卵子

“借卵生子”等上四五年仍借不到卵子
  • “借卵生子”等上四五年仍借不到卵子

  提要
  
  女人的卵巢是生命的起源地,如果卵巢里没有卵子,女性的生育任务就无法完成。不能生孩子,对一名妻子、一个家庭而言,是一种灾难性的打击。在武汉各大医院的生殖中心,就有这样一群患者:她们无法正常排出卵子或卵子功能缺陷,“借卵”是帮她们圆一个生育梦的唯一途径。
  
  “借卵生子”与“借腹生子”刚好相反,后者是借用别人的肚子生自己的孩子,前者却是用自己的肚子生一个来自于“别人”的孩子。她们的需求很“独特”,是背负着家庭与社会压力之下的无奈之选,即便如此,依然面临“无卵可借”的现实。
  
  现实
  
  唯一合法来源是赠卵
  
  高女士结婚已8年,一直无法怀孕,眼看自己都已经33岁“高龄”,去同济医院检查后才知自己患有“卵巢早衰”——卵巢里已经排不出卵子,根本无法受孕。医生说,她想要怀孕的话,只能借别人的卵子,和自己丈夫的精子在体外受精,成为试管婴儿后,再放到她肚子里孕育、生下来。
  
  高女士最初难以接受,她觉得如果是赠卵怀孕,自己辛苦十月怀胎的小孩,却跟自己没有血缘关系,完全是为丈夫生个孩子。高女士的父母却极力劝她“借卵生子”。老人认为,自己肚子里生下来的孩子就是属于自己的,更何况,为丈夫生下孩子,也就能维系这个家庭的完整。
  
  3月26日,高女士终于下定决心到同济医院生殖医学中心做赠卵治疗。然而医生的话却给她刚燃起的希望浇了一瓢冷水:“没有现成的卵子可以借,一直要等到有人赠卵才行。”她还要等多久,医生也说不清,因为愿意捐赠卵子的人实在是非常有限。
  
  无奈
  
  “借卵”人排队四五年
  
  协和医院生殖医学中心主任高颖介绍,近年来,到医院要求“借卵生子”的女性越来越多。她们有的是先天性无卵巢或卵巢早衰;有的是因肿瘤等疾病破坏了卵巢功能;有的是因为有遗传病或染色体异常,无法使用自己的卵子。此外,还有很大一部分年长女性,是因为唯一的孩子身亡,想再生一个,却发现自己年纪大了,卵巢已经自然衰竭。
  
  从理论上说,只要是卫生部批准可以开展试管婴儿技术的医疗机构,就可开展“借卵生子”,但实际操作很难。因为捐赠双方必须“双盲”,这其中“穿针引线”的工作,就全部由医生来完成。有“借卵”需要的母亲在生殖中心登记排队后,往往需要好几年,才能等来偶尔的赠卵机会。在协和医院排队等待时间最长的人,长达四五年。
  
  同济医院生殖医学中心副主任李豫峰说,赠卵治疗的需求量其实很大,但最终成功进行手术的人可能还不足一成,最主要的原因是没有卵源。2006年之前,不少人通过找亲戚“借卵”等方式获得卵源。2006年后,卫生部明令任何形式的商业化赠卵和供卵行为,“赠卵”只能限于做试管婴儿的女性剩余的卵子。因卵子来源被严格限定,赠卵试管婴儿手术耗时太长、程序复杂,繁忙的大医院也无法为此付出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同济医院在1998年-2007年共做了282例赠卵治疗,但是2008年仅做了5例,2009年仅14例。
  
  目前,赠卵治疗在该院基本上处于停滞状态,其他的医院也开展得不多。首先,赠卵者本身就是需要“求子”的母亲,她们治疗时获得的卵子,每一个都是她们孕育的希望,她们不愿意捐赠。其次,她们也担心自己的卵子与别人的精子结合,那个孩子仍传承了自己的血脉,将来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和伦理问题。只有很少一部分来自农村的母亲,出于经济上的考虑,可能会将多余的卵子捐出来。因为治疗过程中的促排卵药物、取卵手术等费用,会由受赠方负担。这样,捐赠者的试管婴儿手术费用,就能节省近一半。
  
  尴尬
  
  “卵子黑市”暗藏人伦风险
  
  合法的途径“无卵可借”,在利益的驱动下,就催生了“卵子黑市”。目前,仍有代孕中介大张旗鼓地在网络上招募供卵者,这肯定是违法的。但很多求子心切的家庭,也通过这些非法的渠道,花很多钱去购买来源不明的卵子,其中暗藏的风险非常大。
  
  因为有资质的医疗机构在从事辅助生殖技术时,必须实行“三证”管理——夫妻双方身份证、结婚证和计划生育准生证,一旦采用违法的卵子来源就会被取消资格,因此违规操作的可能很小。而这些中介很可能通过伪造证件或在一些不具备资质的医院,帮助求子患者完成取卵助孕手术,这些违规行为不受法律的约束与保护,将来一旦发生经济纠纷、伦理纠纷,最终很可能自食苦果。
  
  省社会科学院冯桂林研究员认为,不规范的供卵行为所潜伏的社会秩序问题,更令人忧心忡忡。代孕中介为了追求利益,可能将某一个女性的数个卵子分别卖给多个家庭。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后代可能出现兄妹、姐弟结婚的人伦悲剧。此外,如果将来捐卵者又想要回自己的孩子,那么孩子究竟是属于生养母亲,还是血缘母亲?当前,卫生部不允许进行代孕,但不少代孕网仍在运行,就是钻了法律法规的空子。因此,我国对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严格管理和加快立法规范,显得尤为迫切。
  
  对于这些寻求卵子的女性,医生们充满了同情,却也无能为力。“至少应当为那些无排卵能力的女性提供一条合法的途径。”在他们看来,最好的办法就是在政府的统一规划监督下建立卵子库,依法管理卵子的采集和供给。
  
  高颖主任认为,以前的卵子冷冻技术没有完全成熟,国家也没有相关的法律法规出台。目前冻卵复苏技术已经可以掌握,相关部门应该考虑,建立“卵子库”,为这些求子心切的夫妻提供合法、安全的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