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卵子库

027-87571918

人工授精技术被滥用:七胞胎母为保命减胎

人工授精技术被滥用:七胞胎母为保命减胎
  • 人工授精技术被滥用:七胞胎母为保命减胎

  不孕不育人群逐渐增多,刺激了助孕医院的扩张,而目前广州仅有3家通过卫生部批准的辅助生殖机构。朱元斌 摄(资料图片)
  
  七胞胎妈妈为保命减胎 专家呼吁切勿滥用辅助生殖技术
  
  正规医院常常要为一些资质不全的助孕医院“执手尾”
  
  本版撰文 时报记者 游曼妮 通讯员 陈起坤 骆海平
  
  51岁的高龄妈妈偷偷借卵,在“灰色”机构受孕成功再找大医院生产;违规医院只管“播种”不顾“收成”,一口气让孕妇怀上七胞胎却无法减胎救命。近年来,不孕不育人群逐渐增多,刺激了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医疗机构的扩张,但目前广州仅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广东妇幼保健院集爱遗传与不育诊疗中心、广州市第二人民医院三家医疗机构通过了卫生部批准,可开展人类辅助医疗生殖技术,而他们却常常要为一些资质不全的助孕医院“执手尾”。专家为此呼吁,不要滥用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接受了此项技术的夫妇要审慎考虑多胞胎问题,做出科学选择。
  
  记者调查
  
  绝经妈妈借卵产女惹争议
  
  6月8日,中山一院产科为一名51岁人工授精的产妇实施了剖腹产,创下广东省生育试管婴儿的产妇年龄之最。这个3.2公斤重的女婴给年过半百的父母带来了莫大欣喜,但由此引起的媒体关注却给此事蒙上一层了暗色,因为这极可能触及人类辅助生殖现行规定的雷区。根据卫生部修订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的规定:禁止任何组织和个人以任何形式募集供卵者进行商业化的供卵行为;赠卵只限于人类辅助生殖治疗周期中剩余的卵子。
  
  据记者调查,这位产妇绝经已一年,从医学常识判断,中国妇女平均绝经年龄是49岁,而45岁以后能自然受孕的例子已极为罕见,医生对成年妇女的绝经诊断几乎不会有错。如此分析,完全可以肯定这位母亲已经没有排卵能力,这个试管婴儿的卵子来源极有可能是借自她人。
  
  究竟这个卵子是不是通过合法途径获得的?是哪家辅助生殖医疗中心为她提供的体外受精胚胎移植?这些都是大家所关注的焦点。遗憾的是,即使是中山一院产科专家也没有获得答案,夫妻两人对这些敏感问题闪烁其辞,只肯透露卵子确实是借的,但不是在广州做的人工授精。中山一院再三强调,医院只负责产妇生产的医疗服务,从未向这位绝经产妇提供辅助生殖的技术。
  
  为保成功率孕妇怀上七胞胎
  
  广州市有中山一院、广东妇幼保健院集爱遗传与不育诊疗中心、广州市第二人民医院三家医疗单位通过了卫生部批准,可开展人类辅助医疗生殖技术。
  
  据业内人士透露,目前全省有20~30家医疗单位涉足此领域,而且有部分机构存在违规行为,超量放置胚胎的问题尤为突出,直接导致多胎妊娠比例激增。
  
  曾有一位怀了7胞胎的孕妇来到中山一院生殖医学中心求救。此前她在某医疗中心接受了人工促排卵体外受精,为确保成功率,医生将7个胚胎一次性移植入了患者的子宫,7周后发现7个胚胎全部存活。
  
  因为那家中心不具备减胎技术,如果任由七胎在子宫内发育,孕妇的性命都很难保全,医生立即建议她去中山一院“补救”。经过三次减胎,中山一院的医生按照她的要求保留了两个胚胎,但最终还是由于宫内营养不足等原因流产了。
  
  无独有偶,日前又有一位30岁的准妈妈来中山一院要求减胎,她被一次植入了6个胚胎,不得不分两次减掉4个,目前还剩下两个胚胎在子宫里发育,能否顺利生产还不得而知。在中山一院每年所做的减胎手术中,50%都是来自其他医院的超量怀孕者。
  
  中山一院生殖中心周灿权主任介绍,按照卫生部的严格规定,35岁以下接受辅助生殖技术的妇女,第一次只能植入2个胚胎,如失败,再次植入可放3个入子宫;35岁以上女性一次最多也只能植入3个胚胎。
  
  为生男孩夫妻要求人工授精
  
  明明是生育能力正常的夫妇,为了生一个男孩,竟然要求医生为他们做人工授精,这样的咄咄怪事令辅助生殖专家难以接受。
  
  “医生,你有什么办法能让我怀上龙凤胎?”“我想生个男孩,就算是人工授精都行。”每个产科医生都遭遇过提这类特殊要求的夫妇,在辅助生殖医学中心的医生还遇到过更加“专业”的病人。
  
  一位不愿意透露身份的医生告诉记者,有一对生育能力十分正常的夫妻,但由于两个人都来自子嗣观念很重的地区,为要个男孩到处寻医问方。最后从一位朋友处打听到,可以在一些高水平的辅助生殖中心选择体外受精培植胚胎,等到多个胚胎发育以后通过细胞活检,选择其中带Y染色体的胚胎,植入子宫就能生下男孩了。
  
  听了这个办法后,这对夫妻找了多家可做试管婴儿的机构,经过卫生部批准的那几家都毫无例外地拒绝了这个无理要求。到现在他们还在继续寻找水平过硬、又具备性别判断技术、又能接受他们手术的单位。
  
  省妇幼保健医院吴敬之主任坚决反对这种做法,她认为这是极端的滥用辅助生殖技术的行为。她强调,受孕生育是一个自然过程,偏激地借助科学手段来实现个人不正常生育目的,会给女方带来不必要的身体及心理伤害。仅就人工促排卵而言,女方需要服用激素、打促排卵针、一个周期需要在一个半月以上,对内分泌有一定影响,远比人工取精要复杂辛苦得多。
  
  生育知多D
  
  存活超过3个胚胎要实行减胎
  
  随着促胚胎发育技术的不断提高,借助辅助生殖技术的孕妇双/多胎率可达30%。按照有关规定,存活超过3个胚胎就要实行减胎技术,控制在两胎以下,一般建议减至单胎,但鲜有人愿意做出这种选择。周灿权教授说,以前几乎没有一个利用辅助生殖技术怀上双胞胎的妈妈乐意做减胎手术,通过科普宣传部分妊娠妇女明白了“单胎妊娠最安全”的道理,约有10%的双胞胎妈妈能接受减胎。专家强调,多胞胎会引起妊娠并发症,孕妇妊娠高血压综合症、早产、流产的概率会大大增加,孕妇的心、肝、肾也会超负荷运转。甚至在生产时,出现大出血、DIC(弥漫性血管内凝血)、心功能衰竭甚至休克的发生率也升高。有一项权威医学统计表明:双胞胎的围产儿死亡率是单胎的4.6倍,新生儿死亡率是单胎的近6倍,对于三胞胎,则分别是12倍和近20倍。
  
  省妇幼保健院集爱遗传与不育诊疗中心吴敬之主任提醒,多胞胎会并发早产,胎儿生长受限发生率也更高,早产婴儿出生后各器官发育尚不成熟,在发育时,出现脑瘫、智障的可能性都会加大。
  
  专家呼吁
  
  切勿滥用人类辅助生殖技术
  
  已成功促排卵的妇女最好将多余的卵子捐赠给其他有需要的人
  
  在经济水平、思想观念、以及环境条件等多种因素的作用下,要求治疗不育不孕的患者日益增多,刺激了辅助生殖技术医疗市场膨胀发展,一度出现良莠不齐的局面。卫生部2001年颁布了《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并多次进行修订补充,于2004年底在全国批准了37家医疗机构开展或试运行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目前局面有所改善。但在利益驱动下,仍有一些医疗单位为满足市场需要滥用这项技术,有专家认为由此可能带来试管婴儿性别比例失调等社会问题。周灿权教授呼吁,不适合辅助生殖技术、没有必要借用这项技术的人,不要盲目强求;接受了此项技术的夫妇,要审慎考虑多胞胎问题做出科学选择;而已经成功促排卵的妇女,最好能将多余的卵子捐赠给其他有需要的人,以减少不规范的黑市交易。
  
  据了解,目前供卵源实际上有亲戚朋友捐赠、募集买卖金钱交易和辅助生殖治疗周期剩余卵子三个途径,但只有最后一种才合法。由于试管婴儿技术的发展,胚胎冷冻的技术好,现在许多妇女在辅助生殖治疗周期中剩余的卵子都不愿意再捐赠出来,而宁愿多次解冻移植,给自己准备多几个“备用胚胎”以防万一。因为卵子冷藏技术难度高于精子,卵子必须在排出的当天就决定捐赠,以提供给别人人工授精;加上一次促排卵需要花费1万元左右的费用,所以捐卵远比捐精要难。周灿权教授说,根据现有的科学技术,接受辅助生殖治疗的妇女只要保留15个卵子就能够完成“造人”任务,剩下的卵子都可以捐赠给他人。
  
  Copyright © 华中卵子库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75754号